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強奸
? ?? ? 也该知足了。男人有几辆卡车跑运输,收入不低,已然是镇上比较有 钱的人家了。 自己原先在镇上的小学当老师,靠的也是男人家里的面子,毕竟公公六年前 在镇上当过一任副镇长,校长当初虽说收了礼,但还是看了公公的面子才收的, 不然平民百姓的,有礼人家还不一定收呢! 後来是自己不甘心,辞了学校的工作,问娘家的人借了五百块钱,在家门口 开了个小卖部,後来生意越做越好,成了现在的样子,虽说比不上男人跑运输挣 钱,但是每月下来,宽宽裕裕地养活自己,还有些积蓄。 但是她男人还是看不起她。因爲她当初是男人家里花了三千块钱买进门的, 并且她也不是什麽百里挑一的美人儿,连十里挑一都算不上。 男人家里愿意花这个钱只是因爲他们觉得这个价钱比较值。现在她完全是自 己养活自己了,但是在她男人的眼里,她似乎还是三千块钱这麽个价值。 其实她的男人并不是不喜欢女人,他经常在家里当着她的面对一起喝酒的朋 友吹嘘他在外面跑运输时搞过的女人。她听了虽然反感,但心里也倒并不特别生 气。她对这种事情毫无兴趣,甚至想到就觉得恶心。 当年自己新婚的那夜,看到男人脱光了爬上床,那截东西从男人的大肚子底 下露出一个小头,她倒不是害怕,而是觉着恶心,於是,她本能地缩在了床的一 角,然後在男人的拉扯中本能地拒绝着。 後来男人给了她一个耳光,然後趴在了她的身上。她只记得男人的大肚子全 压在她的肚子上,好象把她肚子里的肠子都挤进了胸口,让她喘不出气来,她甚 至都觉得自己会被男人的大肚子压死过去,她都想到自己可能会死。倒是下面好 象没什麽感觉,除了过後有点痛以外。 以後男人需要的时候,就会把她拽过去,然後压在下面,用不了几分锺就完 事。如果她不从,男人就会象第一次那样,用一个耳光让她屈服。她渐渐地也找 到了保护自己的办法,就是每次男人到了上面,她就用双手在下面撑住男人的肚 子,给自己留出可以喘气的空挡儿。 每次她都在想,只要忍一下,马上就会过去的。她的下面从来没有过快感, 甚至男人是怎麽进去的、在那里干了些什麽都弄不清楚。 开始时,当男人发泄完了从身上滚下来,立即呼呼大睡以後,她还想过,男 人就象牲口,可自己连牲口都不如,觉得自己可怜。後来再想,女人大概就是男 人晚上使的工具,做女人不都这样麽。 再後来,她连想也不想了。只是在男人脱光了以後,她就赶紧闭上眼,她实 在不想看到男人的那具笨拙臃肿的身体。她只在喂猪的时候,才会联想起他的男 人的身体。每当那时,她都会拿舀猪食的勺子去打猪。 但是她从来也没有想到过要和她的男人离婚。她的男人看起来没有比别的男 人差什麽,她的生活也没有比别人的生活少什麽。别人的生活好象也没比她的生 活多出什麽。 她觉得周围的人或者镇上的人们都是这样生活的。她想所有的人都是这样生 活的,所有人的生活都是同样的东西。区别只是钱多钱少,而她的男人的钱,在 镇上已经算比较多了,她自己也可以不象以前那样,只靠男人的钱了。离婚能得 到什麽更多的东西麽? 所以她既没有满足,也没有不满足地过着每天的日子。她压根儿就不知道什 麽是满足。每天平淡地开着她的那爿店。 这天她带好了钱,要到县里去进点货。她先乘一辆摩托车到娘家坐了一会, 然後出来。她要走到下一个村子才能有去城里的中巴车。这是一个天高气爽的秋 天。走出不远,她已经出汗了。 当她走到一块玉米地的时候,她决定躲到玉米地里把里面的毛衣脱掉。然後 她走下路基,一边拨开玉米杆,一边往里面走去。 她脱下了毛衣,忽然又想方便一下,然後她解开裤子就地方便起来。 就在她方便好,站起来准备提上裤子的时候,她忽然觉得身後有什麽声音, 她扭过头,愕然发现一个男人就站在离她两三米远的地方也解着裤子要方便。 那男人盯着她,满脸通红,眼里放出一种异样的东西,让她害怕。但她来不 及反应,那男人就忽然冲到她身边,双手死死抓住她的肩膀,用急促而颤抖的声 音说:“你别出声,我保证不伤着你!” 她一下子吓呆了!手脚完全不听使唤,只是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那个男人 脱光了衣服,露出一个强健的身体,然後用那双非常有力的大手,小心地爲她脱 去了上衣。男人胸前和胳臂上键硕的肌肉,在她眼前晃动,她的头脑一片空白。 接下去的事情,她後来再也没有过一个准确和完整的记忆。她只记得自己是 反抗过的,好象还打了他,掐了他,但是那男人没有还手,他的那双有力的大手 没有象她男人那样给她一耳光,而是一直有力地摸着她的身体。 後来她觉得她的身体的很多地方,都十分清晰地留着他摸过的感觉。她还看 到了他的那个巨大的阳具,但是她不记得进入她身体时有什麽可怕的疼痛,只看 见充满肌肉的身体象山一样在眼前摇动,随着那男人激烈的冲撞,她的全身,如 同经历了滔天的洪水。 当最後男人趴在她身上停止了颤动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双手不知什麽 时候也环着男人的身体,停在了宽厚的脊背上。她放开了手。 男人直起身,坐到一边儿。忽然他抓住她的手,望着两眼空空的她,慌乱地 说:“对不起大姐,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坏人,我就是这村儿的,我见过你, 你是头几年嫁出去的,你要愿意,我娶你,我不是坏人。” 她自己都不明白,她怎麽会那麽平静,她拿过自己的衣服,抱在胸前,说: “你走吧。” 她不想去进货了,她改道回家了。 她想通了好多事情,她经历了强奸,她才知道她以前一直在另一种强奸中生 活着,她明白了比强奸更多的事情。 她睡了一觉,她结婚後第一次大白天睡觉。 然後她在家等着她男人回家,她要告诉她的男人,不管是用巴掌,用拳头, 还是用刀,她都不怕了。 她要离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