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海岛肆虐美女侠
海岛肆虐美女侠 清朝康熙年间,南洋一带的海面上,一艘海船正在狂风巨浪中苦苦挣紮,终於 熬过了风浪。 船舱里,一名疲惫的大汉向面前的中年夫妇汇报道:「城主,我们总算熬过风 浪了,不过船受损很严重,我们必须靠岸修船。」 对面那风华绝代的中年美妇皱眉道:「现在靠岸会不会被鹰爪们追上?」 城主道:「夫人放心,在此茫茫大海上,没有人能够追踪到我们的。想那飞霞 庄主王绝也是老江湖,他一定不会蠢得坐船穷追不舍的。」 旁边一个青年不满道:「我到现在还觉得咱们不应该逃,应该狠狠地教训教训 那些鞑子。」 城主瞪了儿子一眼,道:「那些鞑子固然不堪一击,但那南宫绝老匹夫飞霞庄 高手如云,此次他跟随那些鞑子一起来抓人,我们能不逃啊。」 城主夫人也应和道:「是呀,孩儿,我们可不能逞一时之快!」 原来这中年男人是中原武林闻名的沧海幽城城主葛云畋。这沧海幽城是中原武 林道上出名的世家,年前葛云畋次子葛成朗陪兄嫂行道江湖时,伸手管了一单不平 事,却不知道那对手竟是鄂亲王王子宗颜。 那宗颜出京游玩,在江南与一书生会诗,文采不及,被那书生做诗羞辱了一番 ,於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让家奴殴打书生。少不经事的葛成朗与兄嫂一起行道江湖, 路见不平教训了宗颜一番。 那宗颜乃是鄂亲王儿子,愤愤回京後令十三衙门处理。十三衙门不敢怠慢,於 是派遣为其效力的飞霞庄庄主南宫绝跟着宗颜去向沧海幽城寻仇。沧海幽城城主葛 云畋自知难以抵挡,於是带领部下家人买舟流亡海外,却在南洋遇到风暴。 葛云畋决定道:「好,那就在岛上靠岸修理吧。」 ************ 岛西的洋面上,一艘比沧海幽城海船大得多的战船。船舱里一个油头粉面的少 年正在痛骂面前的中年男人:「南宫绝你这个笨蛋,如果抓不到葛家,看我不剥了 你的皮!」 旁边的一个美貌少妇劝解道:「小王爷,南宫庄主已经尽力了,何况现在也未 必失败呢。」 南宫绝心里痛骂:「当时我明明劝你不要出海追击,你却一定要追,现在遇到 风浪了又来怨我。嘴上说要追杀葛家,其实还不是看百花仙子苟兰卿漂亮,要追人 家?」面上却不敢表露出来,急忙求饶。 那少年就是鄂亲王王子宗颜。上次他被葛成朗教训时,看见了葛成慵的妻子苟 兰卿。那苟兰卿绰号「百花仙子」,美若天仙。他回京後逼迫十三衙门追杀葛家, 一小半固然是为了找葛成朗报仇,一大半倒是想将苟氏搞到手。 这宗颜甚为好色,见到南宫绝及其家人部下後,就被南宫绝的女儿南宫兰所吸 引,南宫绝於是安排自己的部属云棠仙史去勾引宗颜,以避免宗颜的注意力集中在 自己女儿身上。 而云棠仙史是江湖上出名的女高手,年已四十,但是由於精通采补、驻颜有术 ,看起来不过三十左右。 宗颜何曾遇到过这种江湖名女人,很容易就被云棠仙史勾引上了,这些日子双 宿双飞,好不快活。而云棠仙史说话的份量已经比南宫绝重多了,搞得南宫绝颇为 吃味。还好这云棠仙史很讲义气,一直在帮南宫绝说话。 这时一名管带进入了船舱,报告说:「启禀小王爷,前方有一个大岛,能否到 岛上修理船只、补充淡水?」 宗颜点了点头:」赶快修好船只,然後继续追踪沧海幽城。南宫绝你给我滚出 去,如果这次抓不到葛家,回去後我会狠狠教训你的!」 宗颜一面说,一面搂住云棠仙史,在云棠仙史的身上摸索。云棠仙史冲南宫绝 使了个眼色,随即媚笑着坐到宗颜的腿上,任凭宗颜玩弄。 南宫绝退出船舱後想道:「在这茫茫大海上,怎麽可能找到葛家。看来真得用 云棠仙史的办法,将自己女儿献给宗颜,让宗颜息怒了。」 他回到自己船舱,与妻子商量此事。雍容华贵的南宫夫人皱眉道:「这宗颜乃 是色中饿狼,何况徐陵肯定不同意。」 南宫绝道:「事急从权,管不得了,没准兰儿伺候小王爷伺候得好,小王爷还 能给我们入旗籍呢,那时我们的地位身份就完全不同了。不要说他要兰儿,就是他 要你要何氏,我都认了。徐陵……再说吧!」 南宫夫人瞪了南宫绝一眼,道:「可是兰儿和徐陵感情很好,兰儿又是那麽好 强的性子,恐怕很难说服兰儿。难道……」 南宫绝摇头道:「不行,云棠仙史告诉我说,宗颜要了她後,非常喜欢练武女 人的味道,封住兰儿武功恐怕无法让宗颜高兴。」 咬了咬牙,南宫绝决定道:「今晚你带着兰儿去劝小王爷罢手,并恳求他给我 们入籍。如果他要兰儿而兰儿不同意,你再制住兰儿,一定要顺着小王爷。只是你 注意自己就行了。」 南宫夫人笑道:「放心了,我的年龄都够做小王爷的妈妈了,我又不像云棠仙 史那麽驻颜有术,他不会对我怎麽样的……」 当夜,宗颜正在自己舱室内变着法子狂操云棠仙史。云棠仙史服侍宗颜其实甚 为辛苦,她不敢对宗颜用采补之术,但她虽然驻颜有术,看上不过少妇模样,毕竟 已经是年过不惑的女人了。而那宗颜不过十八岁,正是精力充沛的年龄,云棠仙史 不用采补之术,还真不易应付宗颜的征伐。且宗颜喜好性虐女人,每一次都折腾得 云棠仙史狼狈不堪,所以云棠仙史才劝南宫绝将南宫兰送上,希望减轻自己的压力 。 此时云棠仙史就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宗颜使用一种怪异的淫具,这个淫具是一 个凳子,上面伸出一根木棍,长度可以调节。宗颜将木棍插入云棠仙史阴道,调长 了木棍的尺寸,捅得云棠仙史掂起脚尖站着,上身前趴在桌子上,宗颜从後方操云 棠仙史的屁眼。 云棠仙史虽然御男无数,但为了采补,从来都是用前门待客,後门尚是处女地 。头几天云棠仙史用前门伺候宗颜,虽然不敢用采补术,但她毕竟阅人多矣,应付 宗颜年轻的肉棒,仗着内功深厚,固然辛苦却也能承受的起。怎麽也没有想到宗颜 竟然要操她屁眼,她又不敢反对,只得横陈玉体,任由宗颜发威。 ************ 开始的时候,他们尚在陆上,宗颜带了几个亲信武士,跟着南宫绝的部属一起 行动。本来南宫绝不想带着这几个碍手碍脚的满人权贵行动,但是十三衙门命令已 下,南宫绝自然无可奈何。不过他知道这些满人权贵子弟都是好色之徒,特地安排 自己的夫人带领子媳、女儿女婿走第一拨,自己陪同宗颜走第二拨,以避免女眷和 宗颜照面。 宗颜哪知南宫夫人在20多年前乃是闻名天下的女侠,两个媳妇、一个女儿都 是中州一带出名的美女,只顾着不断催促南宫绝快些赶路,好抓住当时他惊为天人 的沧海幽城少城主夫人苟兰卿,并明白告诉南宫绝一定要活擒苟兰卿。 南宫绝套出原委後,故意摆难处,宗颜於是许诺说,只要南宫绝能够生擒苟兰 卿,就收南宫绝一家为自己的包衣奴才。 南宫绝一听大喜。要知道,被收为包衣奴才就等於是入了旗籍,前程无量。而 自己拚死拚活为十三衙门卖命20多年,不过是十三衙门属下的走狗,必须整天同 那些悍不畏死的天地会会匪搏命,而且随便哪个芝麻大点的小官都能将自己骂得狗 血喷头。 而一旦入了旗籍并托庇於鄂亲王王子,至少也能捞个官位,甚至有可能当上侍 卫呢(清朝的侍卫分数种,其中御前侍卫和三旗侍卫不容许有汉人在内,但其他几 种侍卫名号经常被赏赐给各级武官,以示亲近。而被赏赐了侍卫名号的武官日後自 然更容易飞黄腾达)。於是南宫绝更加急促调派人手。 没想到事机不秘,被沧海幽城知道了。葛云畋自知沧海幽城绝对不是飞霞庄对 手,当机立断抛家弃业,带领亲信部属和家人买舟出海逃亡。 飞霞庄主南宫绝在武林中的声望尚胜於葛云畋,武功也更高明,20多年来更 是搜罗了一大堆武林高手、牛鬼蛇神做部下,那沧海幽城绝非对手。但如果说到对 海事的熟悉,自然比不上世居江北海边的葛家。赶到连云港的南宫夫人孔兰芳首先 发现沧海幽城已成空城,调查到葛家全家逃亡海外後,只得无奈派遣女儿女婿回去 向南宫绝禀报。 南宫绝知道後就打算放弃,他知道在茫茫大海上追踪熟悉海事的葛家是如何的 困难。他将情况向宗颜汇报,却被宗颜骂得狗血喷头,勒令南宫绝陪同自己出海追 杀葛家。在连云港调派水师时,被宗颜无意见到了南宫兰,宗颜惊异南宫兰才貌似 乎不次於苟兰卿,不禁神魂颠倒,随即叫来南宫绝找茬大骂他。 南宫绝挨骂後,老奸巨猾的他很快发现原因。为保住女儿,第二天他特地带属 下的云棠仙史去见宗颜,声称云棠仙史擅长按摩,留下云棠仙史给宗颜消乏。 那云棠仙史本来就是武林中有名的荡妇,精通采补驻颜之术,年过半百却肌色 晶莹白里透红,相貌姣美娇艳动人,看起来绝对像个不超过三十岁美貌少妇。宗颜 一见就被迷住了,当即留下云棠仙史侍寝。 云棠仙史事先得到过南宫绝严令,不许她用采补之术对付宗颜。不过她想自己 床第间经验何等丰富,在男女情事上又手段高明,就是不用采补之术也能轻松地将 这个十八岁的小夥子玩得神魂颠倒,所以并无畏惧。 宗颜抱住云棠仙史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将手探入云棠仙史衣襟内慢慢抚摸云棠 仙史那滑若凝脂的肌肤,赞叹道:「陆姐姐的皮肤真好。」 云棠仙史笑道:「小王爷别笑话我了,我一个老太婆,能好到哪去?」 宗颜突然将云棠仙史抱起扔在床上,云棠仙史故作委屈道:「小王爷对人家温 柔点好……哎……别那麽……啊?」 宗颜不等云棠仙史话说完,掰开她的玉腿,抓住她华服,撕破裤裆,露出了粉 红色的亵裤。云棠仙史一惊,自然双腿合拢,粉臀一扭避开宗颜的继续侵犯。 邪火上冒的宗颜甩手就给了云棠仙史一个耳光,用力分开云棠仙史双腿,手就 往里探。云棠仙史大怒,提气要下杀手,突然想起面前少年的身份,只得散去内功 放弃抗拒,忍受面前急色少年的轻薄,此时云棠仙史已经隐隐预见到未来的日子不 会很舒服了。 宗颜撕烂了云棠仙史的裤子,露出了雪白修长的大腿,目光一紧,急忙开始自 己脱衣服。云棠仙史幽怨道:「小王爷怎麽也该让奴家脱了衣服才是。」 宗颜甩手又给了云棠仙史一记耳光,道:「我要让你脱自然会让你脱。」 云棠仙史咬了咬樱唇,只得愤愤闭上嘴。 宗颜脱得赤条条的爬上床,掳下云棠仙史的亵裤,露出她两腿之间美丽迷人的 花瓣,举起云棠仙史雪白修长的玉腿,将年轻粗壮的恶狠狠地插入了云棠仙史的身 体。 云棠仙史疼得尖叫一声,小嘴张开,清丽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她被宗颜的 粗暴所激怒,根本没有性慾,下身一点淫水都没有分泌,再加上又没有运采补之术 ,就这样乾巴巴的被宗颜的大一捅,几乎被捅得昏了过去。 宗颜哪管云棠仙史的死活,只操得胯下的美女婉转哀啼,痛苦万分。这是云棠 仙史有生以来第一次没有用采补之术和男人行床,她哪里想得到竟然是如此辛苦, 而她那被采补之术和轻功练得紧窄无比的阴户,更是增加了她自己的痛苦。 要知云棠仙史虽然貌美如花,但毕竟已经是个年过四旬的女人,采阳补阴大法 虽然将她身体滋润得如同双十佳人般,但不运功时体力与常人无异。刚才她又特意 散去内功,一个四十多岁女人的体力又怎麽能够和十八岁的男青年相提并论? 更何况宗颜的又粗又长,一次次直没入根的插入每次都顶到子宫,疼得她冷汗 淋漓,不断地向宗颜哀求:「轻点……啊……啊……啊……轻……啊……别……啊 ……啊啊……别那麽深啊……啊……捅死我了啊……啊……啊……捅坏了……啊… …饶了我吧……啊……啊……」 云棠仙史自知不妙,急忙欲运气提神,但宗颜在她下身疯狂的冲刺却顶得她根 本提不起来内力,一会功夫已经被宗颜操得几乎虚脱过去,连气都快喘不过来了。 宗颜看到胯下美娇娘那气喘吁吁的狼狈样子,心中大快,心想这成名20多年 的女高手被自己干得死去活来,看来自己的功夫果然厉害……等等……成名20多 年?胯下的美女怎麽看也不过20多岁,怎麽可能成名20多年呢? 他猛然停止抽插,问道:「陆姑娘你今年多大了?」 云棠仙史急喘几口气,先提起内力,然後恍惚地问:「您说什麽?」 「我问你多大了?南宫绝怎麽说你成名20多年了?」 此时的云棠仙史已经对自己身上这个少年生出了畏惧之心,不敢再耍花枪,老 实答道:「贱妾今年四十二,二十年前出道的。」 宗颜一愣,仔细端详了胯下的美女,疑惑道:「你看起来不像四十多岁的女人 呀!」 云棠仙史正在抓紧时间调息,以图恢复体力,虽然宗颜的肉棒仍然在她体内不 时地鼓捣鼓捣,但是既然内力已经提起就不怕了,尚且她知道自己的底细很多人知 道,根本没有必要隐瞒这个将自己折腾得半死的青年。如果因此能让这个青年嫌弃 自己更好,所以她基本据实说出:「贱妾修炼的武功有驻颜之效,所以能让贱妾显 得年轻。」 宗颜一听大乐,没想到胯下这位武林女高手竟然已经是半老徐娘了,年龄几乎 是自己的两倍。而这个武艺高强的半老徐娘,竟然被自己操得如此狼狈。这些不但 没有让宗颜嫌弃云棠仙史,反而让他更激起了强烈的征服欲,想操得胯下女高手彻 底崩溃。 宗颜看自己胯下的女高手上身华服完好无损,虽然香汗淋漓,却依然显得气质 高雅,但下身裙摆被掳到腰部以上,露出雪白平坦的小腹。 裤子被撕碎挂在左腿上,左脚依然穿着弓鞋,粉红色的亵裤却挂在右腿小腿上 ,右脚弓鞋已经在刚刚的狂暴战斗中脱落,只穿着雪白的罗袜。虽无法尽览玉腿全 貌,但明显这老女人的双腿保养甚佳,修长笔直没有分毫赘肉,而若隐若现给人带 来的刺激丝毫不小。 不过,当他细看时,却发现云棠仙史那娇艳的脸上露出一丝憔悴的神色。要知 道女人无论如何驻颜有术,当过於疲劳时都会露出老态,看来这个女人没有撒谎, 真的有四十以上了。想到自己竟然将年龄这麽大的女人都操得如此狼狈,不禁兴致 勃发,将云棠仙史的美腿扳住,又开始狠插,一面骂道:「你这个岁数的老娘们还 跟我卖骚?真他的妈下贱。」 由於刚才的调息,云棠仙史的体力已经恢复,下身也有些湿润了,宗颜这几次 深入的抽插,虽然也插得她很辛苦,却不再是承受不起,甚至已经能够稍微感受到 一丁点性交的快感了。但她不敢说硬话,只得哀求道:「贱妾错了,还请小王爷原 谅贱妾,看在贱妾年纪份上,饶了贱妾吧!」(她故意提及自己年纪大以指望宗颜 丧失兴趣)。 宗颜大乐道:「这麽大年纪的老女人还敢卖俏装羞,你还要脸不要脸?」 云棠仙史已经感觉有些不对,好像宗颜并未因为自己老而性趣减弱,而且自己 的性慾逐渐被年轻的所激发,再加上征服自己的男人是个年龄只有自己年龄三分之 一的事实,她逐渐迷失了。云棠仙史那姣好的脸上逐渐现出一丝迷茫,既有对宗颜 行为的不解,更多是被快感所麻醉,她嘴里开始发出模糊不清的呻吟声、辩解声: 「啊……我……我我……不是……啊……啊……呵……呵……不要脸……我… …呵……呵……啊……呵……我……我……我……喔……喔……喔……」开 这是云棠仙史一生中第一次感受到真正性交的快感。之前她无数次的床事,产 生的都是由采阳补阴术所营造出的虚假的、可控制的快感,和这种被屈辱、兴奋、 无奈、羞愧、屈服各种复杂感情以及肉体上的快愉结合所带来的一浪高过一浪的快 感完全不同,在这种如同惊涛骇浪般狂猛的快感面前,云棠仙史根本无力抵抗。 越来越强烈的快感吞噬着云棠仙史的理智,左腿无力地耷拉在床边,不时抽搐 着。穿着雪白罗袜,挂着亵裤的右腿紧紧勾住宗颜的脖子,娇艳的脸上显露出无穷 的荡意,清澈的眼睛已经变得迷茫,樱桃小口发出无意识的声音。 宗颜看着自己胯下这个年龄有自己两个大,武功百倍於己的武林女高手居然被 自己操得迷迷糊糊的,在志得意满的征服感驱使下,精关再也难以把持,浓浊的精 液喷射而出。 在滚烫精液喷射的刺激下,云棠仙史猛然发出一声高昂的娇吟声,身体突然崩 得紧紧的,随着叫声的停止,双眼翻白、娇躯如同一滩烂泥般昏死了过去。 宗颜心满意足地趴伏在云棠仙史软绵绵的娇躯上,心想:「武林女子果然不同 ,这个女人这麽老了,又被我操了这麽久,阴道依然那麽紧,看来我去追那个女人 是对的。」 他尚不知道云棠仙史曾经是人尽可夫的武林荡妇,而这个荡妇在床上从来没有 被征服过,如果他知道,恐怕会将昏厥过去的云棠仙史再搞起来操一遍哩。 第二天一早,云棠仙史还未从昨夜的疲惫中恢复过来,就被早起挺硬的宗颜折 腾起来继续猛操。昨晚被抽插的红肿的阴户已经不堪征伐,火烧火燎般的疼痛让云 棠仙史哀求不绝,总算宗颜同意了不操她的阴户,却要和她口交。 那云棠仙史以前和男人上床,纯粹是为了吸取男人元阳,所以从来没有试过口 交这种调调,可是两腿之间那火烧火燎的疼痛让云棠仙史只得同意,更何况,即使 没有前一天晚上的蹂躏,云棠仙史天大的胆也不敢不答应宗颜的任何要求。 在宗颜的教导下,云棠仙史跪在床上,用香舌去舔宗颜的、卵袋、屁眼,舔得 宗颜舒服无比,乾脆站起抓住云棠仙史的秀发,将整根粗长的插入云棠仙史的樱桃 小嘴中。 粗长的整根尽入地插入,龟头轻易地刺入了云棠仙史的喉咙,噎得云棠仙史翻 胃作呕并翻起了白眼。这时她那深厚的内功已经无用,不敢反抗的云棠仙史只能无 助地在床上梗着欣长玉颈任人淩辱。 宗颜抱住云棠仙史的臻首,一次次深入根部的插入,每一次的插入,都能让这 个武艺高强的美妇人四肢抽搐、猛翻白眼,到後来当宗颜终於射精时,云棠仙史早 已又昏死了过去。 不过这一次的昏厥和上一次不同。昨晚的征伐虽然耗尽了云棠仙史的体力并搞 得她下身迄今疼痛红肿,但是昨晚云棠仙史自己也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快感,而今早 的淩辱虽然对云棠仙史的身体伤害不很大,但是云棠仙史所感受到的除了屈辱外, 只有恶心痛苦。 不过云棠仙史清醒後不但不敢发怒,还不得不将自己俏脸上的肮脏精液全部舔 到嘴里咽下。 宗颜显然对云棠仙史非常满意,备船的几日中,不再去找茬骂南宫绝了,天天 和云棠仙史鬼混。 云棠仙史慢慢习惯了不使用采阳补阴术的交合,每天晚上都乖乖的将自己的娇 躯顺从地献上。尽管仍然每次都会被宗颜那年轻的肉棒操得香汗淋漓、狼狈不堪, 却再没有被操得昏死过去。 当然,云棠仙史之所以能承受得起宗颜的征伐,完全是靠她那深厚的内力。而 在床第征伐上,云棠仙史已经完全向这个不到自己一半年龄大的小夥子投降了…… 开船前一日,宗颜将云棠仙史剥得只剩下一双雪白罗袜在身上,举起云棠仙史 修长雪白的左腿狂操猛插,干得云棠仙史浑身痉挛,雪白晶莹的淑乳乱抖,完全开 放了身心的云棠仙史根本无法抵挡,不一会就在浪叫声中泄了身。 看到这个人尽可夫的美女再次臣服在了自己的下,未能尽兴的宗颜想了想,决 定试试胯下女人的屁眼,毕竟他从来没有试过半老徐娘的菊花蕾。宗颜说干就干, 他翻过云棠仙史娇慵无力的胴体,抚摸揉搓起云棠仙史那羊脂白玉般的浑圆大屁股 。 宗颜慢慢扒开云棠仙史的股缝,露出了依然是一片处女地的菊花蕾。看到云棠 仙史的屁眼,宗颜不禁惊艳,云棠仙史那娇嫩的屁眼竟然颜色浅到了几乎也是雪白 ,仅仅是有几道放射性皱褶而已。直到後来宗颜又玩了其他武林女人,才知道其他 武林女子的屁眼都远远不如云棠仙史菊花蕾,而云棠仙史的屁眼之所以是如此绝品 ,完全是采阳补阴大法的功效。 宗颜的已经硬到了快爆裂的地步,他抱起云棠仙史的粉臀,扒开股缝,将鼓胀 的龟头对准了这仍然是纯洁的处女地,开始用力挺进。 刚刚从高潮中恢复过来的云棠仙史,感觉後庭被宗颜的龟头顶住,她娇吟一声 :「小王爷对错了。」 宗颜淫笑一声道:「没错!」随即用力一挺,龟头进入了云棠仙史纯洁的屁眼 。 云棠仙史只觉得屁眼一阵撕裂般的剧痛,尖叫起来,但她却不敢用武抗拒,只 是哀求道:「小王爷,错了,那是拉屎的地方,啊……疼……别……呀!」 宗颜感觉云棠仙史的屁眼远远比一般女子屁眼要紧得多,进入的难度也大得多 ,但是他用力猛挺,终於成功地破开了云棠仙史括约肌的阻挡,粗长的全根尽没在 云棠仙史的体内。 他一看胯下的美女不敢用武挣脱,於是更加变本加厉的抽插,巨大的在拔出时 ,上面已经沾染了一丝鲜血--云棠仙史身上最後一块纯洁的地方已经不再纯洁了 。 宗颜继续抱住云棠仙史的美臀狂操这美女的屁眼,疼得云棠仙史一面哀嚎一面 运内力止疼。 那云棠仙史的屁眼又紧又窄,摩擦着宗颜粗糙的龟头,不一会宗颜就已经支持 不住,精液喷射而出,尽数喷洒在云棠仙史的屁眼里。 由於练武女子肌肉结实,屁眼久操不松(一般女人的肛门刚被插入时很紧,但 大约20分钟後括约肌开始松弛,男人的快感就不那麽强烈了。而练过轻功的女子 下身肌肉结实,括约肌长时间不松弛,当然疼痛时间也更长),宗颜此後竟然天天 都操云棠仙史的屁股。 今天,宗颜又让部下做了几件简单的淫具来对付云棠仙史,现在正在用的就是 。 宗颜抱住云棠仙史雪白粉嫩的屁股不住地上下摇动,让木棒在云棠仙史的阴道 中抽插,过不多久,云棠仙史就已经被这根木棒搞得淫水泛滥了,这时宗颜才挺着 慢慢插入云棠仙史那紧窄的屁眼。 云棠仙史性慾全消,开始痛苦的呻吟--虽然她的屁眼已经被开发了一个多月 ,但她仍然每次都感到疼痛难忍。而宗颜的和木棒隔着肉壁摩擦的怪异感觉,更是 让这个荡妇痛苦万分。 没过多久,云棠仙史那修长笔直的雪白美腿已经开始发软,不住地颤抖,她哀 求道:「小王爷饶了我吧,让我上床伺候你吧。」 宗颜淫笑道:「怎麽这根木棍都能操得你这老太婆腿软?」 云棠仙史急忙道:「是,贱妾又无耻又放荡,小王爷搞根木棍都能搞得我云棠 仙史不要脸地发情,让我上床吧。」 宗颜哈哈大笑,将云棠仙史从木棍上抱下来,扔到床上,正要上床,突然听见 外面有人禀报道:「启禀主子,南宫庄主夫人和南宫兰姑娘求见。」 宗颜一听南宫兰的名字,不禁两眼放光,急忙套上件袍子就让她们进来。云棠 仙史急忙拉开被子盖住自己的娇躯。 ************ 舱门打开,南宫夫人带着爱女南宫兰款款走入。 宗颜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南宫夫人。只见她穿一身黛绿衫裙,风华绝代,眉目如 画,端庄秀丽,不愧是昔日艳名满天下的芳兰玉女。如今虽然是已徐娘半老,眼角 隐现笑纹,但却更添成熟女人的魅力。 跟在南宫夫人後面的是她的爱女南宫兰,身穿白衣,艳丽秀美,雪肤滑嫩,柔 若无骨,黑眸清澄犹如秋水,一副成熟少妇的动人模样。 宗颜呆呆地看着面前的两个美女,口乾舌燥,咽了口唾沫道:「二位请坐,不 知何事?」 南宫夫人看到宗颜那色迷迷盯着自己和女儿的眼神,心知不妙,道:「老身此 次前来,是想请小王爷收回成命。要知道大海茫茫,风涛凶险,追踪不易,老身和 庄主已经是风烛残年无所谓,可小王爷却是正当年,此行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她在话中两次特地点醒自己年龄已大,希望能打消面前这小王爷对自己的非分 之想。 宗颜色迷迷地看着南宫兰,道:「可是……我对那葛家的儿媳苟兰卿实在放不 下,她和你女儿长得太像了,让我忘不掉。」 南宫兰愤怒地瞪了宗颜一眼,回过头不去理他。 南宫夫人咬了咬牙,突然出手点了南宫兰得穴道,对宗颜道:「兰儿虽然已婚 ,但只要小王爷肯垂青自然无妨,只是还请小王爷收回成命,前途风险呀。」 南宫兰惊讶地看着母亲,她怎麽也没有想到母亲竟然会如此对待自己。 宗颜大喜,站起来向南宫兰走了两步,突然想起了什麽,回过头来色迷迷地看 着南宫夫人。 南宫夫人被他看得心惊胆颤,急忙道:「老身这就走了,还请小王爷善待兰儿 。」随即回头走向舱门。 忽然间,一双粗壮的胳膊拦腰抱住南宫夫人柔软的柳腰,南宫夫人只要一掌就 能解决宗颜的性命,但她却一动不敢动,颤声道:「小…小王爷这是何意?」 宗颜发觉到南宫夫人不敢违抗自己意思,双手上探,抓住了南宫夫人胸前玉峰 轻轻揉搓,感觉到这双乳房的手感和云棠仙史乳房的手感完全不同,缺乏云棠仙史 乳房那种坚挺颤动的感觉,却多了几分柔软。 南宫夫人颤声哀求:「请小王爷不要这样,今晚让兰儿陪伴小王爷好吗?」 宗颜也不搭话,左手继续在南宫夫人的胸腹间揉搓,右手却游走到南宫夫人身 後,揉掐南宫夫人丰腴的屁股。 南宫夫人吓得浑身发抖,哀求道:「老身年事已高,还是让兰儿陪伴你……啊 ……」 就在南宫夫人哀求时,宗颜掀起了南宫夫人的衫裙下摆,右手插入南宫夫人两 腿之间,将这个风华绝代的中年美妇用龌龊亵秽的方法抱得离地而起。 骤然离地的南宫夫人惊叫一声,双腿连蹬几下,发现无法挣脱,只得被宗颜抱 在怀里。 宗颜这才笑道:「南宫夫人如果年事已高,那陆姑娘不是更老了吗?」一边说 一边坐在椅子上,将高贵端庄的南宫夫人放在自己大腿上亵玩。 南宫夫人急忙道:「陆姑娘驻颜有术,自然不同,老身……晤……」 宗颜竟然吻上了南宫夫人的檀口,不规矩的双手一手探入了南宫夫人上衣,一 手探入了南宫夫人的下裳。 南宫夫人被羞得秀脸通红,身体拚命扭动着,以图摆脱宗颜的亵玩。但宗颜探 入南宫夫人上身的左手已经摸到了胸围子,开始隔着胸围子揉掐南宫夫人那柔软丰 满的乳峰。 南宫兰惊讶地瞪视着宗颜,她无论如何不敢想像宗颜竟然敢如此欺辱自己的母 亲。 南宫夫人在撑据中,滑下了宗颜的大腿,狼狈地摔落在地上。 南宫夫人急忙站起,宗颜却拦腰搂住南宫夫人的丰臀,再次将南宫夫人抱得离 地而起。 南宫夫人哀求道:「放过老身吧!请小王爷不要再和老身开玩笑……」 宗颜命令道:「张开嘴,伸出舌头!」 南宫夫人的话被打断,她不敢违命,只得张开檀口,送上香舌,任由宗颜将自 己的香舌含在嘴里品嚐。 宗颜将这风华绝代的中年美妇的香舌品嚐了半响,才松手放开了南宫夫人。 南宫夫人急忙整理了整理衣裙,万福道:「多谢小王爷放过……啊……」 原来宗颜捞住南宫夫人腿弯,将南宫夫人横抱在怀里。 风华绝代、高贵端庄的南宫夫人被这个还没有自己儿子大的小夥子横抱在怀里 ,颤声哀求道:「贱妾已年老色衰,怎麽有资格服侍小王爷呢?还是让兰儿来吧。 」 宗颜也不理她,只是抱着南宫夫人坐在了床边,随即将南宫夫人放在地上站好 ,床上的云棠仙史知趣地靠到墙边不敢出声。 「站好不许动。」宗颜命令道。 宗颜开始给南宫夫人解衣宽带,每脱下一件都要放在鼻边嗅一嗅那股幽香的味 道。 一会功夫,南宫夫人的外衣已经被宗颜脱光,身上只剩下雪白的罗袜和月白色 的亵裤、胸围子。中年美妇那丰腴的胴体显露出来,粉腿玉乳若隐若现,只看得宗 颜血脉贲张。宗颜开始用手在南宫夫人那雪白粉嫩的大腿上抚摸,摸了一会就缓缓 探入了亵裤,他的手掌能够感受到面前中年美妇娇躯的颤抖。 宗颜右手慢慢上探,摸到了南宫夫人浓密的阴毛,夫人一惊,双眼直勾勾地看 着舱壁--南宫夫人还从来没有被丈夫以外的男人触摸过身体的隐秘部位,哪想到 今天竟然被一个不会武功的油滑少年得手。 夫人想起了南宫绝的话:「不要说他要兰儿,就是他要你何氏,我都认了。徐 陵……再说吧!」 她知道,自己一家未来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个油滑少年身上,不容自己拒绝,她 绝望了。 宗颜的右手继续探寻,伸进了南宫夫人两腿之间,指尖触觉柔软湿润,原来他 已经摸到了南宫夫人的桃花秘地。 宗颜擡头看了看面前的中年美妇,只见南宫夫人雍容端庄的脸上露出悲愤的表 情,却一动不动,他知道夫人不会反抗了。 宗颜阴笑着用手指挑逗着夫人娇嫩的下体,以他的经验,已婚妇人的下体只要 轻轻抚摸数下就会洪水泛滥,哪想到他挑逗了好一会,夫人的下体才开始逐渐湿润 。 宗颜不禁大奇,怎麽这个武林闻名的女高手竟然如此性冷淡?他不禁更想征服 这个比自己母亲还大的中年美妇了。 宗颜哪里知道,武林中人虽非禁慾,但是除了类似云棠仙史这类人以外,大多 对床第之事并非热衷,因为武林中人都知道纵慾伤身之说。而大多数的内功也讲究 练精化气,一般武林中人即使婚嫁後床事仍不频繁。南宫夫人和南宫绝结婚後,夫 妇敦伦加起来也不过数十次。最近十余年随着夫妇二人武功日深,更是久未行房事 ,南宫夫人的下身自然不会很敏感。 宗颜竖起中指,用力一挺,突入了南宫夫人湿润温暖的阴道,久违了的感觉刺 激得夫人一个激灵。她微颦秀眉,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看来自己还是免不了失贞。 尽跟没入的中指在南宫夫人的身体内部一阵乱捅,捅得夫人下身不断传来酥麻 的感觉,修长笔直的双腿一阵发软,逼得夫人不得不紧咬银牙才能控制住自己不会 瘫软。终於,那根可怕的手指退出了自己的私处,夫人吐出了一口气,她此时已经 不再考虑是否会失身,而仅仅想快点结束今晚的折磨了。 没想到宗颜并没有将手从夫人的私处拿开,而是用拇指和中指轻轻捏住夫人柔 软的会阴揉搓。会阴部乃是任督两脉会聚之处,除非云棠仙史那类肮脏龌龊的功夫 ,否则任何武功都是绝对无法练到那里的。少年手指的捏搓,让武功高强的中年美 妇整个下身都变得紧张,本来就已经水淋淋的桃源洞口更是洪水泛滥,将月白色的 亵裤都浸湿了。 宗颜笑了,他本来以为面前的美妇真的不怕挑逗,现在看来也不难对付。他一 面用右手对夫人娇嫩私处继续挑逗,一面用左手在夫人那滑若凝脂的修长玉腿上抚 摸,感觉夫人健美玉腿的颤抖。 夫人已经快忍不住了,下身传来一阵阵强烈的快感冲击着她的神经,如果不是 女儿就在自己身後,如果不是自尊心告诉自己这是巨大的耻辱,南宫夫人就已经向 面前这个可恶的油滑少年屈服了。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在这油滑少年的两根指头下抵 抗多久,她只能尽可能地将全身的内力运在双腿上,希望自己不会丢人现眼地瘫软 在这少年面前。 终於,宗颜停止了在南宫夫人私处的揉搓,将食指中指探入已经洪水泛滥的阴 道,缓缓地转了两圈,拔了出来。宗颜笑谑地看着夫人,将手指放在夫人面前晃了 晃,手指上那晶莹的粘液,羞得夫人满脸通红。宗颜淫笑着将食指探入自己的嘴里 ,吧嗒了两下,嘲讽道:「味道不错,你也来试试!」 说着,宗颜将中指插入了夫人的璮口,将中指上的粘液抹在夫人的香舌上。 南宫夫人恶心得想吐,她无法相信竟然有这麽恶心的男人,舔食自己私处肮脏 的粘液,而且竟然还逼迫自己也舔。 宗颜看到夫人那难过厌恶的表情,愣了一愣,才突然明白夫人是那种对床第情 事不了解的人,看来自己要多教教她了。 宗颜抱住夫人丰满的臀部,把夫人转过身去,然後将夫人月白色的亵裤褪到膝 盖处,露出武林女子那丰满结实的雪白玉臀。 放在夫人臀部的双手感觉到夫人的一阵阵抖颤,宗颜知道夫人虽然没有做任何 抵抗,但是对自己的举动仍然恐惧。 宗颜轻轻地揉搓着面前那丰满圆翘的大屁股,不禁暗暗赞叹:一般妇人的屁股 都会有赘肉,虽然更柔软却不那麽有弹性。南宫夫人不愧为武林高手,虽然人至中 年,但屁股仍然如此圆润,皮肤更是滑嫩异常,估计操起来的感觉不会比云棠仙史 差多少。 宗颜掰开雪股,露出里面娇嫩的菊花蕾。只见南宫夫人的屁眼颜色略深,呈深 褐色,虽然不如云棠仙史的好看,但也很不错。突然宗颜想到夫人对口交的抵触, 他笑了。 宗颜迫使夫人弯下腰,使夫人的屁股撅了起来。他用舌头舔了舔夫人雪白的屁 股,又用舌头舔夫人那娇嫩的屁眼。虽然他无法看到夫人的表情,但是从抱住夫人 大腿的双臂处可以感觉到夫人浑身发抖。 夫人不得不用双手撑住面前的桌子,撅起屁股让宗颜玩弄。但是她怎麽也没有 想到,这个少年竟然用舌头舔自己羞耻的屁眼,那怪异莫明的感觉让夫人浑身发抖 ,差点跪倒在地上。 船舱里的画面淫靡不堪,一个少年不断地用舌头舔着中年美妇娇嫩的屁眼和会 阴,将这位武艺高强的中年美妇挑逗得双腿颤抖得越来越厉害,中年美妇轻声的呻 吟着,双腿一阵剧烈的颤抖,她泄身了。 宗颜从夫人身体的反应中感觉到,面前的中年美妇已经被自己的舌头搞得泄身 了,才志得意满地将舌头从夫人的屁眼处移开--如果他知道这是夫人平生的第一 次泄身,恐怕会更加得意的。 夫人轻轻地喘息着,她不明白刚才那是什麽感觉,不过……当屁眼不再感觉到 少年舌头的挑逗後,她竟然有了一丝不舍的感觉。 少年的手指开始在中年美妇娇嫩的屁眼上抚摸,刚才舌头的舔食已经让屁眼湿 漉漉了。少年开始将中指探入美妇的屁眼,雪白的屁股一抖,屁眼被突入的古怪感 觉让中年美妇一阵剧痛,她徒劳地试图扭动屁股躲开少年的指头。 少年感觉到夫人的屁眼比云棠仙史的屁眼要紧得多,竟然一气将中指整个插进 了夫人的娇嫩屁眼。 南宫夫人紧咬银牙,苦苦忍受无行少年对自己後庭的淩辱。夫人已经被这粗暴 的插入从刚刚的快感中彻底拉了出来,她现在只是感受到了无尽的羞耻和难以忍受 的疼痛。 南宫夫人不敢再扭动屁股躲开少年的手指,只得尽可能地夹紧屁股,希望能够 将少年的手指驱赶出自己羞耻的屁眼。 宗颜抽插了两下,发现夫人那夹紧的屁股让他很难抽插,於是他不再抽插而是 弯曲手指挖抠。 夫人痛得几乎叫了出来,她从来没有想像过还会有人用这种残忍龌龊的办法来 玩弄自己。屁眼里面那根作怪的手指,把武艺高强的中年美妇痛得直冒冷汗。 宗颜指头在南宫夫人屁眼里面的肆虐终於抠破了中年美妇那娇嫩的直肠,一丝 淡淡的鲜血顺着宗颜的中指流出了夫人的屁眼,南宫夫人屁眼的贞操已经断送在了 一个无行少年的手指上了。 看到了这绺鲜血,宗颜才满意地将手指从夫人的屁眼中拔了出来。 宗颜站起,脱掉自己的衣服,露出挺立的粗长,命令道:「跪下!」 南宫夫人不敢不从命,只得屈辱的跪下。宗颜捏住了南宫夫人那挺直小巧的鼻 子,迫使她张开檀口,将丑陋的大狠狠地插进了高贵端庄的中年美妇的嘴里。 南宫夫人无奈地用香舌舔食着宗颜的,屈辱的泪水流出清澈的大眼睛,顺着她 那端庄秀丽的脸孔淌下。 看到这个风华绝代的中年美妇在给自己舔,宗颜激动得射精了。浓浊的精液一 部分射入南宫夫人嘴里,大部分则喷溅在南宫夫人那清丽脱俗的脸上。 南宫夫人一面流着泪,一面要将嘴里的精液吐出,却被宗颜示意让她吞下。南 宫夫人呆滞地平生第一次吞食了男人的精液,伸出香舌将秀脸上其他的精液舔食乾 净之後,才站起来捡起衣服准备走人。 没想到宗颜还不放过她,搂住她的柳腰将她推倒在床上。 南宫夫人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她知道这个晚上还很长……很长……